Yoyo Cat(梓沫星)

我我我文笔超差的,偶尔放个图。

凯佬生日快乐www
恭喜又老了一岁(被打)
画技不精,画不出凯佬万分之一的好看

终始

我可想写刀了!
别打我
这次是第五双军军人组
其他为友情向
会有微量ooc(微量个屁)
刺客设定
这篇文章我不允许改成任何人!转载要经过同意!表明出处!
接受下边走



“我将会服从您所有的命令,我的长官。”


“但是这一次,我宁愿被最严的军法处置,我也会违抗您的命令,玛尔塔长官。”


“奈布萨贝达?是你吧。”女人看了看资料,又看了看眼前这个少年。“这么早就退役了,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来当刺客的?”资料被重重摔在桌子上,女人犀利的眼光在少年身上来回打量。

“是我自己,我的长官。”
“我将会服从您所有的命令,我的长官。”少年将兜帽摘下,露出俊俏的脸庞。

女人愣了一下,又续了他们的谈话。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

“玛尔塔长官,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长官您。”
“说吧,什么问题。”
“您可以做我的女友吗,长官?”
她愣住了,她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
因为她从来没有敢想过。
她是如此怕被拒绝,又是如此的深爱他。
“...可以。”在一阵不敢相信后,伤口的疼痛告诉她这是真的。
这是他们恋爱的开始。

“玛尔塔,奈布,你们是我最英勇的部下,这次任务十分艰巨。。。”棕发女子对俩人下了命令,她青色的眸子告诉了两人这次是关乎组织存亡的重大任务。
于是,他们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夜晚的风总是那么凉。
洁白的月光照在两人身上,从树下传来了两人的交谈声:“玛尔塔长官,这次的作战计划。。。”
“敌方首领的房间在底层,四周没有草木可以用来掩盖,”玛尔塔顿了顿,“要是被抓住了,后过将会不堪设想。”
“我知道长官。我会一切听从您的指挥。”奈布拉住了玛尔塔的手,以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她,就像他刚刚来到这时,就像他向玛尔塔表白时。

“离首领房间最近的高草丛大约有500米,我没有把握一枪击毙敌方首领。到时候,我在正门丢个手雷,把大部分人引过来,你去实行暗杀。这是命令。”

本来都是按他们计划好的进行。
但是他们未曾想到,自己会被抓住。

奈布萨贝达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身上的衣物破烂不堪,浑身到处是鞭打和烫伤的痕迹。
当玛尔塔被带进奈布的牢房时,直接双腿一软,跪坐在了地上——她看到了自己的恋人浑身没有一处皮肤是好的,却还在向她笑。
别再笑了啊,奈布,很痛不是吗。
“如果把情报招了,我会放他一马哦。”敌方首领笑了笑,冷冰冰的说了句。
“玛尔塔。。长官。。。不能。。。唔。。。。说。。。”
“闭嘴!奈布。。。你到底什么时候。。。。我们是刺客,可以为任何人去做暗杀任务啊!”玛尔塔头一次会为了一个人去背叛另一个人。

“抱歉。。。。唔我。。。奈布。。萨贝达。。。作为一名军人。。。背叛不了任何人!”

救援到了。

枪口指向了敌方的所有人,还有玛尔塔。
“玛尔塔,你曾经也是个军人吧?”棕发女子看着玛尔塔,手一挥,意识手下把敌方全部抓获。当然,玛尔塔也不例外。

奈布被解救下来,抗在一个壮汉的肩上。但是他却用尽最后的力气为玛尔塔辩解:“不是的......玛尔塔....长官...她......她不会......这样的......”说完便昏了过去。

棕发女子最后决定在一个月后处决玛尔塔。

一个月后,处决如期进行。

奈布也到了现场。

玛尔塔看到了奈布,笑了笑。这笑里有这自嘲和满足。

“嘭”当扳机扣动的时候,奈布仿佛是在飞,只身前去为玛尔塔挡住子弹。

当然,玛尔塔看见他腿动的一瞬间,喊了一声:“奈布.萨贝达!回去!”
枪声覆盖了这句喊话。
只有他一人听到了。

子弹直穿少年的心脏。

“奈布我让你回去啊!”玛尔塔对着奈布吼了一声,泪也从脸颊流了下来。

少年抬起头,对他的长官微微一笑:“我曾说过,我将会服从您所有的命令,我的长官”
“但是这一次,我宁愿被最严的军法处置,我也将违抗您的命令,玛尔塔长官。”
“不要笑了啊,奈布,明明很疼不是吗?你......”

“嘭”



终与始,总是不变的。

“奈布.萨贝达,是你吧?”
“这么早就退役了,谁给你的勇气来做刺客的?”
“是我自己,我的长官。”
“我将会服从您所以命令,我的长官”
房间里,多了一阵抽泣声。
是你啊。

啊啊啊啊写完了写完了
肝作业了肝作业了
求点赞关注捉虫
这边后边是指又一个轮回,但是这个轮回玛尔塔有了上一个轮回的记忆这样der
溜了溜了

当小英雄的各位传送到了凹凸世界

如题,小英雄到凹凸世界
cp:瑞金,凯柠,安雷,卡埃,佩帕,丹秋,胜嘉,常梅雨,轰出
abo设,a攻o受
cp逐渐变多233
重度ooc!
这边丹秋性格我说明一下,因为我觉得秋姐是那种有点点像安迷修那种温柔的人,但是对自己的cp却豪不客气甚至有时太烦都可以一个巴掌拍后脑勺上的那种人,所以秋姐会对打你二大爷凶点,但我觉得大妮儿又是那种休息日在家特别懒特别爱粘着秋的那种,(当然工作时还是那个大家熟悉的二大爷)所以。。。。
可以接受走起
前篇戳主页

丹秋家
“kiro!常暗君这是哪里啊?”小梅雨看着陌生的房间,自己坐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身上的衣服都换过了,昨晚追捕敌人所留下的伤口也被细心包扎过了。。。
“黑暗盛典。”常暗也挺奇怪的,自己和梅雨明明昨天追捕敌人时中了毒气晕倒了,自己怎么在这?
“啊,你们醒啦。”秋一脸微笑,同时又带了点抱歉的语气对他俩说:“真是抱歉,让你们两个睡到一起了。因为家里没有空的客房,所以只好这样了。”
常暗看了看手上,伤口也是被好好的包扎了。便问:“伤口。。。是你包扎的?”
“你的伤口不是哦,考虑到你是男孩子所以我让丹尼尔包扎了。我只给这位小姐姐包扎了。”
“谢谢你,kiro。”梅雨出于礼貌,便道了声谢。
“秋~你啥时候烧早饭啊~我要饿死了。。。”丹尼尔从楼梯上走下来,打了个哈欠催促着。
“你能别烦了吗?你从醒就开始催了!饿死鬼投胎啊!”
“哎呀,你再不烧我就真的饿死了啊~”丹尼尔开始撒娇,毕竟他是真的不会做饭。
“行行行,”秋姐以一种及其敷衍的语气敷衍了大妮儿,又转头对常暗和梅雨说:“那我先去烧早饭了,你们要不先试着走动一下?看看能不能活动吧。”

“咚咚咚”(敲门声)

“姐!”从门后传来一阵少年音。
“来啦,”秋开了门,和她意料中的一样,是她那个大大咧咧的弟弟。当然还有她从小养大的弟夫。
“秋姐好。”格瑞还是一如既往的面瘫。

“快进来吧!”秋姐笑眯眯的拍拍俩人的肩。

切镜头.jpg

“上鸣这是哪啊???”耳郎表示自己明明早上好好的和上鸣一起逛街来着。

“我也不知道啊,两眼一黑就到这了。”

tbc.
国庆过去了,秋游也游完了,是时候写作业了。
更新。。。你们要不多催催啥的我可能就更了?
刷lof3连别忘了,推荐喜爱关注
(。ò ∀ ó。)

第五人格

前篇戳主页
今天依旧是前裘的爱情故事
cp园医,蛛盲,前裘,杰佣等等
我只会打出现cptag啦
正片开始!

艾玛发现最近裘克给威廉放水越来越多。
什么故意空刀,让威廉挣脱逃地窖,甚至放全员的。
“啧啧啧,恋爱中的人哟。”和艾米丽一起修机的艾玛不禁感叹了句。

当这场游戏结束后,园丁就找到了小丑。
“裘克你已经准备好请全庄园吃饭了?”
“什...什么玩意,老子怎么可能和他在一起。”
“可你最近放水放的厉害啊?尤其是对威廉。”
“老子愿意。你个黄毛丫头管的着?”
“我是管不着,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艾玛说完就跑向朝她挥手的医生跑过去了。

餐厅
“裘克你怎么回事,业绩越来越差了?”厂长看了看最新出来的业绩报告单,觉得裘克最近不太对劲。
“哈?我下个月会注意的。”裘克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另一边,艾米丽也开始逼问(?)起了威廉。
“威廉,你是不是和裘克谈恋爱了啊?”刚刚吃完饭的艾米丽把帽子摘去,又将头发松了下来。此时的她,棕红色的长发微微过肩,表情却又是那种随意却严肃的。
“怎么可能,我最多找个男求生者!绝不可能找裘克!”威廉这语气仿佛和裘克是死对头似的。
“这样啊。。。艾玛,菲欧娜,海伦娜,特蕾西,走吧,回去洗澡睡觉啦。”
“来啦。。。”特蕾西从椅子上起身,打了个哈欠,扶着海伦娜跟上了艾玛和艾米丽。
“好的,来了!”海伦娜也在在特蕾西的搀扶下慢慢的跟上了。

“把头发散下来的伍兹小姐太漂亮了!”克利切赞叹着,全然没注意到瑟维放在他腰上的手。

又是一年春草绿。。。
啊呸
又是明朗的一天。
庄园来了几个新人。
比如鱿鱼(划去)黄衣之主哈斯达
比如调(zhen)香师薇拉
再比如牛仔(叫啥我给忘了)

tbc.

1551我更了!
z作业一堆没动。。。
哦shit!
求赞和关注啊啊啊啊


当小英雄的各位传送到了凹凸世界

我又来啦!
这边是开学后只有周六日能拿到手机的梓沫星
如标题,小英雄的各位传送到凹凸
小英雄的cp。。。暂时只有轰出,常梅雨,上耳。。。
然后
凹凸的话是瑞金,凯柠,安雷,卡埃,佩帕,雷祖
哇不行我好想写胜嘉
那我就写了!
abo
老规矩A攻O受
其他b
前篇戳主页
了解?
走起

“哈?不是你是谁啊?”凯莉发表了疑问。
“是我。”轰焦冻继续将绿谷抱在怀里,回答了凯莉的疑问。
“原来轰先生的元力技能是冰冻吗?”安迷修笑笑,一只手却掐着雷狮的后脖颈不放。
“元。。。力。。。技能?那是什么?”绿谷就这样任凭轰焦冻抱着,开始发问。
“诶,不知道吗?嗯。。。应该算是能力吧。”安迷修委婉的回答。
“算是吧。”轰焦冻看了一眼安莉洁,好像在思考什么。

嘉德罗斯家

“渣渣你谁啊!”嘉德罗斯看着正坐在自家客厅椅子上吃着祖玛给他送来的菠萝的人,不满的喊了句,顺手就发动元力技能把棍子拿出来指着那个人。
“切,不过是个九岁的小学生吗,再吵吵就去死吧!”爆豪胜己拿出自己仅有的耐心“回答”了嘉德罗斯的话。
“渣渣你活腻了吧!”真的,整座城市,和嘉德罗斯这么说话的,爆豪是第一人。所以嘉德罗斯气到包子脸都鼓起来了。
爆豪看着眼前这人,鼓着包子脸,手里拿了根路障般的棍子,身上却仍然穿着睡衣,微微搭肩的金发也特别乱。嗯,还挺可爱的。
可爆豪会夸人吗?不会。
于是这俩货就怼了一天。

我,梓依,更新了!
梓咕咕更新啦!
我真的要死了
作业不多但没网
还不如作业多点呢
一周把fate的一个系列看完了
我没流量所以
等家里安网呢
我妈说要把我手机收了
那我安个屁网啊
我安网是为了什么啊,查作业啊!
我。。。(脏话)
好了这次就这样啦~下次更新见

炎岷〈矢志不渝〉

ooc会有
炎岷cp向,偷偷的那种,五哥哥他们不知道的那种
剧情是这样的,侦探社还在,然后呢,他们有了个新boos,对就我,请把我带入到里边,是那种像那个什么伯爵一样的boos
然后我会拉走俩人,一个侦探社里的一个其他人自己猜变成我的手下
差不多这样
那么开始

清晨第一缕阳光投技能窗户,籽岷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看钟,腰里的疼痛感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籽岷看了看边上的人,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咬痕和吻痕,艰难的下了床并穿好了衣服。
啧,这家伙,我昨天明明提醒过他的。
籽岷看了看镜子里的他,领子下边还好,看不到,可是炎黄这家伙偏偏要种在上边。。。
现在是初秋,天气刚刚有了些凉意,街上的行人已经开始披起了外套又或是穿起了长袖。
嘛,先套件带兜帽的外套在带个口罩装作感冒蒙混一下吧。

经过简单的梳洗过后,籽岷下了楼,开始做早饭。
炎黄揉了揉眼睛,做起身来,又悄悄的下楼然后溜进厨房突然从籽岷背后抱住籽岷,以一种及其宠溺的语调在籽岷耳边问:“今天吃什么啊?”
“粥,还有荷包蛋。炎黄,你去把你衣服换上,早饭马上就好。”
“好~”

tbc

好了好了我又开坑
看有没热度吧,有就开坑,没有就算了

卡卡生贺!这几天学习任务繁重,断网,于是晚发了QAQ卡卡他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
卡卡生日快乐1551

当小英雄的大家传送到了凹凸世界

看到没标题改了
小英雄人物性格实在有点掌握不好。。。所以我觉定多写写!
上边这条的意思是会ooc
然后标题的话。。。因为第二条也有一定原因,但其实就是我想写(螺丝和咔酱吵起来一定很好玩!)
后边大家会陆陆续续穿过来啦~
cp向后边再定8
然后本来的cp
我没看第一篇所以我仍然没有记住有几对
我也只会打出现cp的tag啦,应该不会有人踩雷吧。。。
还是说一下好啦
轰出,安雷,凯柠,卡埃,雷祖,貌似我佩帕也没打来着。。。
咳咳咳雷请自动离开蟹蟹
abo设定,攻A受O,其他一律B

正片走起

“咚咚咚”凯莉她们来敲门了。
安迷修没有继续和雷狮吵下去,把手机丢回给雷狮,跑去开门:“美丽的小姐们,你们好啊。”安迷修微笑着打开门,站在门外的凯莉张望了一下,看到了处在那的轰和被轰抱在怀里的绿谷。
安莉洁和凯莉进了门,绿谷见了,赶忙问好:“那个,你们好啊。我......我是绿谷出久!请多多指教。”显然,碰到女生他还是会紧张。
“你们好,我是绿谷的丈夫,轰焦冻。”轰焦冻任然抱着绿谷,面无表情的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安莉洁,这是。。。”'安莉洁正打算替凯莉做自我介绍,却听凯莉在后边岔了句:“我是凯莉。自我介绍这种东西就不必圣女大人代替了。”
凯莉看着宽敞的客厅,又看了看现场的所有人,最后幽幽一句:“雷狮,你说的鸳鸯锅精和西兰花精就这俩货?”
“诶?我们是人类啊!”绿谷忙辩解到。
“发型和发色太像了。反正也是鶸,随便怎么叫无所谓...”雷狮话也没说完,地面上的冰锥就已经散发出刺骨的寒意。而离雷狮最近的一根冰锥则带着整齐的切口落到地面。
“轰君!不要乱用〈个性〉啊!”绿谷看到轰又双叒叕为自己发动个性,连忙阻止。
“我可没有乱用,我只是想证明我们不是鶸。那个叫蕾丝的,明天和我打一场吧,你可能对鶸的意义还有些不明确。”
安迷修使劲按住雷狮,举了个躬,对轰焦冻说:“抱歉,没管好恶党是在下的过错。明天我不会再让他出来找事了,也请轰先生不要激动。您若是实在想分出胜负,请和我开战。”
“真是抱歉!这件事都怪我!是我没有阻止轰君。。。”
“对不起绿谷,让你担心了。”每一次轰焦冻都会认错,但却又屡教不改。
“喂我说你们,”因为轰焦冻的冰锥不小心划破了安莉洁的腿(其实也就破了点皮),出于本能,凯莉要为无辜的安莉洁说两句:“什么事都不要吓到安莉洁啊!她都吓到把冰不小心戳到自己了啊!”
被凯莉一把抱在怀里的安莉洁推开凯莉,皱了皱眉:“这不是我放的。”

短小精悍
快开学了补作业了
加油大家

占tag抱歉
我问下,上边啥意思啊?(来自读书少的孩子)

当轰出传送到凹凸世界

我,梓沫星,又来开坑啦!
虽然热度没多少,但我还是太想写了(๑•́ωก̀๑)
鬼知道我会不会填坑啊喂!
然后是cp~
轰出,安雷,瑞金,凯柠。。。然后还有啥来着???不管啦反正上次没说卡埃这次加一下!
柠檬安哥妹妹设定噢
abo
懒得一个个打了
攻是a受是o其他一律b
正片走起

“哈?一个鸳鸯锅和一颗西兰花突然掉到了大街上被你捡回来了?我没听错吧嫂子。”凯莉一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握着笔刷刷的在数位板上移动。
“没有,你赶快过来看一下弱鸡。”电话那头的雷狮显然不耐烦了起来。
“知道了知道了。”凯莉说完便挂了电话。
这时安莉洁也过来了。
“雷狮找你有事?”
“嗯,一个鸳鸯锅精和一颗西兰花精被他俩捡到了。”
“诶,要不要过去看看啊?”
“去啊,等我画完这张。你要不帮帮我呗,安莉洁~”凯莉看了看自己还有最后一张图的本子,又了眼画工比自己好得多的安莉洁。
目光对上了。
安莉洁叹了口气:“行吧,你先去把衣服什么的换一下,妆也画一下。”
“好哒亲爱的~”说完凯莉就一个鲤鱼打挺从椅子上跳下来,嘬了一口安莉洁就跑去更衣打扮了。

(切镜头~)
安雷家
“那个。。。'真是谢谢你们了。”绿谷早上起来,发现自己不在自己家,于是又听了轰焦冻讲了一遍事情原委 。

“没事啦,这是骑士该做的事。”安迷修笑笑,回答道。
“傻子骑士我已经打电话给你妹夫了。”雷狮说着把手机丢0给安迷修:“还有,顺带帮我充个电哈。”
“恶党你要这么懒吗!充电都要在下代劳!”
绿谷看着俩人,愣了愣,便打算劝架。轰焦冻一把拉过绿谷,面无表情的说:“他们吵就吵吧,又分不了。”
“诶,可是他们真的不会打起来吗?就像之前你和小胜那样。。。”
绿谷的声音越来越小。

tbc!
我更新了!
快夸我快夸我!
又是一个填不了的坑啊。。。。
我会加油填坑哒~